WFU

2024年6月10日 星期一

突然的腰腿酸痛,新冠肺炎的印記內傷

鄰居一跛一跛的走進來,說她從昨天中午在餐廳吃完飯後,開始右腳無法著力 下背和大腿前側有點酸痛。真的沒做什麼,最多就是餐廳的椅子硬了點。

真奇怪,來把個脈吧。結果發現,他的左手三部脈異常虛弱,右手寸關脈浮而大稍滑。我問說:「你的心臟很弱啊?」她回答:「還是沒有完全好,但是比去年已經好多了。」

點開電腦的病歷,上次就診是一年以前,得到新冠肺炎之後喘到必須帶氧氣。根據肌筋膜脈學的套路,右寸關浮滑大,先針對右側的闊背肌進行檢查,發現闊背肌居然薄到摸不太到,下針也沒有什麼反應。

再依據套路二,檢查胃俞穴的部分,喔~~有很深層的反應點。予以針刺解除後。右腳可以吃到力量了,但行走還沒有很順。接著在靈谷合谷大白留針行動氣。15分鐘後拔針行走已恢復正常。


這是什麼操作?患者因腰腿疼痛而來,但是我們完全沒有針對腰腿進行處理,而能在幾分鐘內緩解她的主訴症狀?

2024年5月29日 星期三

牙痛也可以用肌筋膜脈學乾針處理嗎?

 今天(5/19)在工作坊的現場示範,處理了學員G醫師的「門牙不適吃冰敏感」已經困擾2周的問題。門牙敏感?……這不是應該看牙醫嗎?讀者想必滿頭問號吧?

第一個問題:把脈到底看到了什麼?好好的把脈不行嗎?怎麼會問到牙齒?

第二個問題:看牙醫了嗎?(當然是看過了,牙齒一切正常。)

第三個問題:乾針能不能治療牙痛?或是說,哪一種牙痛是乾針可以治療的?

2024年5月21日 星期二

肌筋膜脈學的乾針技術是走在前端的

肌筋膜脈學中醫應用的乾針技術,是跨時代的進步。 

目前肌筋膜書本上面所有針對TRP的知識和定義都是 Active TrP,對於latent TrPs的研究目前仍然很少,因此,所知仍然有限。就像修復 下斜方肌 這個技術方法,也是我們肌筋膜脈學所獨創的,並未見於這個世界上任何的教科書或課程之中。

另外,因為中醫師是全科醫師,我們手上的患者是多彩多姿,也有更複雜的內科與latent TrPs的交互關係,譬如,腹痛症狀、功能性腸胃症狀、呼吸睡眠中止症,心悸,頭暈,乾眼……這些都是中醫師可以大展所長的領域。

目前全世界也只有我們中醫師,有天份有能力,經由訓練後,能夠從脈象上找到與主訴不同位置的(決定性)latent TrPs。所以我們得以累積比物理治療師及復健科醫師,更多更全面的經驗!

而且,在肌筋膜脈學中醫應用的技術中,我們非常強調"補法",如何用針達到"補"的效果呢?簡而言之一句話,就是「肌筋膜的修復」

目前主流乾針系統所主強的fast in fast out,用28~30號的針快速多方向提插加捻轉,主要是取得鬆解肌肉及造成local twitch response和止痛的效果,

相對來說,肌筋膜脈學中醫應用的乾針技術很不一樣,用針以細針為主(28~40號),慢進慢出,基本上不做捻轉,以準度來取得local twitch response,強調type1 fiber為主的muscle,強調感知型肌肉的調控,進一步造成肌肉力量和速度的修復。並從脈診資訊中,選取核心功能缺失的部份或肌動學中的關鍵位置/latent TrP來著手。從而達到「用最小的傷害,換取最大的修復」。

因此,肌筋膜的修復,以及 肌筋膜相互抑制的解除,這些細節,才是肌筋膜脈學乾針技術的精華。

能把脈,又扎的準。診斷治療就能又遠又準,就像是狙擊手的步槍一樣,看到很遠的地方而能直取目標。各位中醫師們千萬不要妄自匪薄,我們可以很厲害,可以走在時代的前端!

肌筋膜脈學中醫應用工作坊,歡迎中華民國中醫師報名!
(報名資訊請看肌筋膜脈學中醫應用粉絲頁)


我想,我們已經走出了教科書的框架,正在向著另一條康莊大道前進呢!


2024年5月3日 星期五

蕁麻疹不小心就醫好了_肌筋膜脈學的中醫內科應用

 阿姨這次來的主訴有兩個,第一是四天前,她的腰痛舊傷復發了,主要是由起床時,由躺而坐這個動坐會痛,但走路時不會痛,偶爾還會抽筋;第二是她前幾天突然出現蕁麻疹,全身到處紅疹發癢,不確定是吃到什麼食物造成過敏,非常困擾。

治腰痛,這個是肌筋膜脈學的小菜一碟。阿姨上次來診已經是二年前了,他說她現在搬到三峽去了。那我們當然要拿出最好的治療,不負她長途奔波,從三峽跑到東門一躺。在 仔細研究脈象後,發現在左關後的脈象有斷續現象,請阿姨趴在床上,對腰臀區進行理學檢查,找到了右側的舊傷。決定使用本診所的絕招「超音波導引針刺」來處理。


「醫生等一下,我痛的是左邊啊?」

2024年4月30日 星期二

顳顎關節障礙的肌筋膜脈學_學員跟診報告

顳顎關節緊繃是很常見的主訴,根據統計,約2/3是肌肉筋膜異常所造成的。我們常常接受到牙醫師們轉診過來的患者。

肌筋膜脈學厲害的地方,就是能從脈象中找到張力失衡的源頭。這個源頭可能很遠,類似頭痛醫腳,或是,可能有二三個源頭在牽扯這個病灶。所以如果只針對顳顎關節附近的肌肉進行針刺,往往在治療過程中會卡住,無法達到徹底的改善。以下藉由這個案例(由學員跟診記錄,脈圖也是學員所繪),來說明肌筋膜脈學看待顳顎關節障礙的方式:

20+歲(病歷號:10000 ) 女性 (2024/2/29) 求診,主訴顳顎關節(TMJ)緊繃無法輕鬆張嘴,診脈左尺弦明顯,林醫師認為是臀中肌問題,當下針灸後,出現酸感明顯也有twitch,患者TMJ立刻鬆掉可以輕鬆張嘴。

2024年4月28日 星期日

為何要開工作坊?每一個都pro該思考的問題

「真的很難啦!基本上從中醫的入學考到在學到拿到執照,都是一種信仰的考驗。質疑中醫經典就是質疑自己的存在和價值。」

「我們真正面對的,並不是經典的對錯,而是一種:我是誰,我在做什麼,我為什麼在這裡?的哲學問題。能面對這些的人,都是本質上非常非常勇敢自信的人。」


大家都知道,中醫(在某些狀況下)是有效的,也都清楚中醫裡面有很多無法解釋的(被)質疑。所以,對於我們這些pro,問題並不是,中醫有沒有效,中醫科不科學,經絡存不存在……這種老掉牙,年復一年,一代一代又一代的初級入門爭論。


做為一個職業的/pro的,應該思考的是

2024年4月25日 星期四

「但頭汗出」的肌筋膜脈學乾針治療

 「但頭汗出」的肌筋膜脈學乾針治療經驗。(黃彥鈞醫師記錄.林以正醫師編審)


流汗自古以來就是中醫的重要議題,流汗既是診斷要件,也是治療手段;從東漢時期的中醫聖經(傷寒論和金匱要略)起,就不斷的強調討論這些現象。在這其中,「但頭汗出」特別的有意思。身體都不流汗,只有脖子以上流汗,在傷寒金匱中,類似的描述的條文就多達十幾條。今天我們要報告一例有十多年病史的「但頭汗出」的案例,應用肌筋膜脈乾針技術,在門診當場就得到明顯改善。